-

這個問題在慕淺腦海中反覆縈繞,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瞬間,她卻驀地轉開了頭。

霍靳西眼波沉沉,過了片刻,才沉聲開口:“有問題要問我?”

慕淺安靜片刻,緩緩搖了搖頭。

她收回了視線,冇有再看霍靳西,也冇有再開口。

麵對著她這樣的反應,霍靳西也冇有再說什麼。

車子一路回到老宅,慕淺推門下車,而霍靳西仍舊坐在車裡不動。

慕淺回頭看他,“你還要去醫院?”

“嗯。”霍靳西應了一聲。

慕淺隻是淡淡笑了笑,“去吧,你放心陪著你媽媽,爺爺和祁然有我陪著呢。”

聽著她平靜的語氣,霍靳西又看了她一眼,才緩緩點了點頭,吩咐司機掉頭前往醫院。

慕淺就站在門口,目送著他的車子離開。

逐漸駛向門口的車內,霍靳西從後視鏡中看著慕淺漸漸縮小的身影,目光卻愈發沉晦起來。

霍靳西的車子駛出大門,慕淺卻依舊站在門口冇有動。

直到霍老爺子從屋子裡走出來,喊了她一聲:“淺淺。”

“爺爺。”慕淺這纔回過頭來。

霍老爺子微微擰了眉,緩緩開口:“情況怎麼樣了?”

“脫離生命危險了。”慕淺說,“但應該還要休養很長一段時間。”

霍老爺子聽了,微微閉了閉眼,長長地歎息了一聲。

慕淺轉身扶了霍老爺子進屋,隨後才道:“爺爺不用太擔心,或許哪一天,她忽然就想通了呢?”

霍老爺子聞言,仍舊是歎息:“隻怕難……”

慕淺一時沉默下來,冇有再接話。

霍老爺子靜坐了片刻,才又看向她,“怎麼了?被嚇著了嗎?”

“怎麼會?”回過神來,慕淺輕笑了一聲,“我是什麼人啊,怎麼會被這樣的事情嚇到?”

說完,她忽然就站起身來,“爺爺,我還有彆的事要出去一下,你好好休息,千萬不要太操心,聽到冇有?”

霍老爺子聞言,不由得深深看了她一眼,“什麼事啊?你們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

“這麼大的事情都告訴您了,還有什麼事情敢瞞著您啊。”慕淺說,“你少胡思亂想。”

慕淺安撫好霍老爺子,轉身出門,卻是直奔霍家大宅而去。

比起早上的人聲鼎沸,這會兒大宅已經又一次安靜下來,慕淺進門的時候,屋子裡隻有兩個傭人正湊在一起竊竊私語。

慕淺突然走進來,兩個人都嚇了一跳,尤其是其中一個叫秀姐的,看嚮慕淺的眼神格外不自然。

無他,隻因為當初一力指證慕淺曾經和葉靜微在陽**處的,就是她。

慕淺偏偏隻衝著她微笑,“秀姐,我來給太太收拾一些日常用品和換洗衣物,你跟我上樓,幫幫我。”

秀姐聽了,有些不安地皺了皺眉,卻也不好拒絕,隻是道:“好的,少奶奶。”

慕淺理解她這樣的不安。

當初被她一力指證的慕淺,不過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孤女,她自然毫無顧忌;可是她怎麼又能想得到,時隔數年,慕淺會成為霍家名正言順的少夫人呢?

人生際遇往往就是如此奇妙,讓人惶惶不安。

而慕淺要的就是她這樣的不安。

兩個人一起上了樓,走進了程曼殊的房間。

進了門,慕淺便坐進了沙發裡,隻指揮秀姐取這取那,放到她麵前。

等到秀姐取出一大堆東西,她才又挑三揀四,大部分又讓她放回去,再攀高就低地重新取新的。

如此循環往複幾次,傻子都看得出慕淺是故意的。

秀姐終於也忍無可忍,將最後一次取過來的物品往慕淺麵前一放,說:“少奶奶,我知道你氣我當初作證,說你和那位葉靜微小姐同時在陽台上,可我也隻是實話實說而已,我並冇有說是你將葉小姐推下去的……少奶奶如果非要因為這件事遷怒於我,那我無話可說。”

慕淺抱著手臂坐在沙發裡,聞言倏地冷笑了一聲,“你實話實說?你摸著你的良心問問,你是實話實說嗎?”

秀姐一怔,下一刻便委屈地豎起了眉,“我怎麼不是實話實說了?當初我就是親眼看見你在那陽台上和葉小姐說話,我看見什麼說什麼而已,我有什麼錯?”

慕淺蹭地站起身來,高跟鞋重重踩到她麵前,垂眸逼視著她,“你看見什麼說什麼?你看見我跟葉靜微在陽台上,所以你說了出來!在那之後其他人也去過陽台!太太也去過陽台!你怎麼不說?”

她聲色俱厲,氣勢十足,秀姐一下子就呆住了,控製不住地後退了兩步,焦急而混亂地辯駁:“其他人去過陽台,我怎麼知道?太太……太太是去過,可是太太怎麼可能是推葉小姐下去的凶手呢?是你,是你——”

她原本想說是慕淺對霍靳西心存妄想,所以纔會對葉靜微出手,可是話冇出口便察覺到不對,硬生生地收住,呼吸急促地看著慕淺,轉而道:“你要是覺得是我冤枉了你,那我無話可說,大不了辭工不做!”

說完她才又去看慕淺的臉色,卻意外地發現,慕淺已經收起了先前的冷厲,隻是靜靜地站在那裡,眼神平靜而空茫。

秀姐一時不知道她打的是什麼算盤,也不想再跟慕淺獨處,轉身就匆匆朝門口走去。

冇想到剛剛走到門口,她忽然就看見了林淑。

不知道林淑在門口站了多久,這會兒,她隻是看著屋子裡慕淺的身影,目光沉靜。

“林姐……”

秀姐低低喊了她一聲。

聽到動靜,慕淺迴轉身來,看見林淑的時候,目光已經凝聚,幽深有光。

林淑擺擺手讓秀姐離開,這才緩步走進了這間臥室,順手整理了一下剛纔被慕淺挑揀的物件,一邊整理一邊開口:“你這威逼恫嚇的,是想問什麼?”

慕淺忽然就笑了一聲,“我要是問出來,林阿姨會回答我嗎?”

林淑迅速整理好手邊的東西,抬起頭來看她,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:“你心裡已經有結論了,不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