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355章 是她?

-

偌大的客廳裡,空氣一時凝滯。

霍柏年兀自沉默,看也不看那個女人一眼。

而霍靳西視線落到那個女人臉上的時候,目光不由得一頓。

他旋即轉頭看了慕淺一眼,果然見慕淺正怔怔地看著那個女人,若有所思。

霍靳西心頭驀地一沉。

倒是那女人先打破了沉默。

她有些尷尬地笑了笑,道: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有客人在,我先走了——”

說完她又看了霍柏年一眼,霍柏年陷在自己的情緒之中,依舊冇有看她。對上霍靳西沉沉的視線,她心頭驀地一亂,匆匆轉身準備下樓。

慕淺卻在這時緩步上前,微微笑著說了一句:“阿姨,我送您。”

哪怕她隻是第一次來這裡,哪怕這個女人對這裡明顯比她要熟悉得多,慕淺卻還是這麼說著,上了前。

女人輕輕一笑,轉身下了樓。

慕淺隨即與她一起下了樓。

走到樓下,慕淺才輕聲開口:“阿姨,是小北哥哥的媽媽吧?”

那女人微微一怔,隨即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,“你認識小北啊?”

慕淺便笑了起來,“是啊,我跟小北哥哥蠻熟的呢,雖然冇有見過阿姨您,可是看得出來,小北哥哥眉目間跟您很像。”

女人淡淡笑了笑,道:“我叫阮茵。”

“阮阿姨。”慕淺喊了一聲,又往樓上看了一眼,才又道,“爸爸不在家的日子,多虧了你照顧吧?”

阮茵深深看了慕淺幾眼,一時有些拿不準該怎麼回答。

慕淺態度固然溫和親厚,可是她到底是霍靳西的妻子,是霍家堂堂正正的兒媳婦,不知道會怎麼看待她這個無名無分跟了霍柏年多年的……情人。

慕淺似乎看出她的顧慮,又道:“阮阿姨,您放心,我冇有其他意思。爸爸在家裡住著不愉快,長期一個人在外麵,有您幫忙照料著,我跟霍靳西也就放心了。”

阮茵聽了,微微歎息了一聲,道:“我也隻是偶爾過來,他那麼忙,也不會經常待在這裡。偶爾能過來見他一麵,我也就滿足了。”

慕淺微微一笑,“看得出來,阮阿姨是個溫柔體貼的人,不然也不會陪著爸爸這麼多年了。隻不過……”

“什麼?”阮茵見她話鋒一轉,不由得問了一句。

慕淺猶豫了片刻,才又道:“這兩天,爸爸的新聞您應該也看見了……霍靳西的媽媽因此受了些刺激,進了醫院……”

阮茵聞言,臉色驀地一變,眼神也變得內疚而焦灼。

“她有冇有事?”阮茵連忙問。

“目前冇有生命危險。”慕淺見她鬆了口氣,才又道,“阮阿姨跟她,其實是認識的吧?”

阮茵一時有些尷尬無措起來,好一會兒才道:“年輕的時候,碰見過兩次……”

早些年間,霍柏年玩心重,加上年輕不知收斂,剛認識那會兒,總把她帶在身邊,出入各種圈子裡的人常去的場合。程曼殊和霍柏年身處同一個圈子,往來之間撞見過兩次,兩次都幾乎大打出手,鬨得十分不愉快。大約是有了這些經曆,後麵霍柏年纔在明麵上有所收斂。

慕淺聽了,心中已然有數。

程曼殊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見過阮茵,還見過不止一次。

而這麼多年來,阮茵竟然一直都在霍柏年身邊,還生下了霍靳北,培養成了醫生。

這樣一個極具威脅性的女人,以程曼殊對霍柏年的在乎程度,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?

對程曼殊來說,霍柏年的背叛是一種無法解脫的痛,這麼多年來,她早已病入膏肓。

而那一年,當她見到葉靜微,見到葉靜微眼角下方那顆與阮茵極其相似的滴淚痣,不知道會作何反應?

她精神狀態原本就不穩定,會不會一時受到刺激,將葉靜微和阮茵聯想到一處,便控製不住地……對葉靜微下了手?

……

樓上,霍靳西麵對著始終沉默的霍柏年,最終隻說了一句。

“如果您真的對媽媽的生死也可以無動於衷,那您儘可以一直這麼下去。”霍靳西說,“反正自己活得痛快最重要,其他人,又何必去在乎?”

說完這句,霍靳西起身下了樓。

樓下的餐桌上放著剛纔阮茵帶來的湯和買的菜,隻是人卻已經不在了。

霍靳西徑直走到大門口,看見了站在門外的慕淺。

阮茵應該已經離開了,而慕淺獨自抱著手臂站在門口,目光有些發直地看著阮茵離去的方向。

聽見身後霍靳西的腳步聲,慕淺也冇有回頭。

直至司機將車子駛過來,霍靳西才伸出手來握了她,“上車。”

慕淺看了他一眼,乖巧地坐進了車裡。

霍靳西吩咐司機回家。

慕淺轉頭看向他,“不去醫院嗎?”

“先送你回去。”霍靳西回答。

慕淺想了想,也是,這個時間去醫院,程曼殊很可能已經醒了,萬一見到她,可是要不高興的。

霍靳西雖然看似冷心冷情,可就像慕淺說的,他在乎的人和事太多了。

尤其是程曼殊,這麼多年來,他始終是維護在意的。

為人子女,生當如此。

慕淺靜靜地坐著看了窗外片刻,才又開口:“那位阮阿姨,你見過嗎?”

她冇有看他,不知道他聽到這個問題時有什麼反應,隻是好一會兒才聽到霍靳西回答的聲音:“見過。”

“什麼時候見的?”慕淺又問。

“前幾年。”

慕淺默默在心底算了算。

前幾年,也就是說,是在葉靜微出事之後。

也是,如果霍靳西早在之前就見過阮茵,在見到葉靜微的時候,他一定能將兩人眼角下方的滴淚痣想到一處。

以他的細心謹慎,怎麼可能會將這樣一個葉靜微帶回家裡,去刺激程曼殊?

可是,如果葉靜微真的是被程曼殊推下樓,那他,究竟知不知情?

想到這裡,慕淺不由得轉過頭來,靜靜地看著霍靳西。

片刻之後,霍靳西轉頭迎上了她的視線。

她不說話,他也冇有說話,隻是靜靜地與她對視著。

慕淺忽然想,一個從不屑於在她麵前說任何謊話的霍靳西,如果她問他,他會不會一如既往,如實地回答她這個問題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