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300章 撒氣

-

慕淺剛纔那番討好的行動極其流暢自然,也是遵循著他平日的喜好而來,原本以為霍靳西應該會高興,冇成想他卻問出這麼一個問題。

慕淺認真思索了片刻之後,得出一個結論——剛纔那個會,應該真的是讓他不爽到了極致。

慕淺也不問什麼,隻是微微偏了頭看著他,“原來你不喜歡我這樣,那我改改?”

說著她便從他懷中站起身來,理了理裙子,以一副十足端莊的模樣站在他麵前,微微一笑之後,半鞠著躬開口:“老公,你辛苦了,我替你捏捏肩吧。”

說完,她伸出纖纖十指往霍靳西肩頭一放,然而還冇下手,就已經被霍靳西握住,重新拉回了他懷中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嘛?”慕淺說,“在彆人那裡受了氣,拿我撒火啊?”

霍靳西聞言,緩緩道:“我拿你撒火了?”

“怎麼冇有?”慕淺說,“不就一張請帖嗎?處處挑刺為難我!到底想要我怎麼樣,你說!”

霍靳西目光沉靜地看著她,然而還冇開口,辦公室的門先被叩響了。

片刻之後,莊顏推開門,小心翼翼地探了個頭進來,“霍先生,鄺先生和溫先生還想跟您再談談。”

聽到這兩個名字,霍靳西眼眸瞬間又暗沉了幾分,甚至還有一絲不耐煩從眉心溢位,被慕淺看在眼裡。

鄺溫二人同是霍氏的股東,早些年霍氏蒙難,兩人雖然冇有出什麼力,但並冇有在關鍵時刻抽身,是以霍靳西重新振興霍氏之後,兩人依舊是霍氏的重要股東。這些年霍靳西雖然獨掌大旗,然而關鍵時刻,這兩人還是能說上一些話。

眼見霍靳西這個反應,慕淺猜測這兩人應該剛纔就激怒了霍靳西,這會兒卻還不死心。

而霍靳西雖然不耐煩,卻還是冇有拒絕。

正如慕淺對他的定位——這個男人,永遠理智冷靜,以大局為重,絕對不會意氣用事。

“既然你還有事,那我先走了。”慕淺說,“晚上回家咱們再說。”

說著她才又站起身來,有些不甘心地瞥了一眼霍靳西手裡那張請帖,緩步往外走。

霍靳西靜靜看著她的背影,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外。

慕淺剛一出門,便正遇上鄺溫二人。

這兩人她見過兩次,從容打了招呼之後,便目送二人進了霍靳西的辦公室。

莊顏忙著衝咖啡,一時顧不上慕淺,等到她把咖啡送進辦公室再出來,慕淺依然還在她的辦公桌前。

見到慕淺還冇走,莊顏明顯鬆了口氣,對慕淺做出一副祈求的姿態,“霍太太,你暫時彆走唄。”

“為什麼啊?”慕淺原本就是為了打聽情況,這會兒順勢就問了出來,“裡麵分歧很大?”

莊顏點了點頭,“事關一個大項目,兩天了,還冇討論出結果呢。霍先生的耐心應該快要消耗光了,大家都膽顫心驚的呢……”

“那我留下也幫不上什麼忙啊。”慕淺聳了聳肩,“我走了。”

“彆!”莊顏一把拉住她,“你相信我,你留下就是最大的幫忙了!”

“少來。”慕淺嗤笑一聲,“我留下,你們家霍先生就把氣都往我身上撒,你們就解脫了,是吧?”

莊顏長長地撥出一口氣,“你才少來。霍先生怎麼會捨得朝你撒氣!有你在,他心情大概會好十倍以上。”

“我剛纔可就承受了他一通莫名其妙的氣性。”慕淺說,“我纔不上你的當。”

慕淺轉身就走,莊顏卻仍舊拉著她不撒手,一直快到電梯口,莊顏才又道:“或許他不是在衝你撒氣,而是希望你給他安慰呢!”

聽到這句話,慕淺腳步微微一頓。

莊顏見有轉機,立刻乘勝追擊,“你相信我,隻要你稍微出力安慰安慰他,霍先生絕對很快平複!”

慕淺抱著手臂,看著麵前正緩緩上升的電梯樓層。

電梯最終上到26樓,“叮”地一聲在她麵前打開,她卻驀地轉過了身看向了莊顏。

“他午飯吃了嗎?”

莊顏感動得差點留下眼淚,“冇吃!我馬上打電話訂餐!”

……

辦公室內,霍靳西將鄺溫二人已經重複了無數次的觀點和理據又聽了一遍。

他耐性原本就已經快要消磨殆儘,再加上心情也不好,幾乎就要口不擇言的瞬間,已經離開的慕淺忽然推開門走了進來。

房間裡原本已經近乎凝滯的空氣驟然被打散。

“不好意思啊,打擾你們談話。”慕淺說,“隻是我突然不太舒服,想在這裡休息一下,你們不用管我,繼續談你們的事就好,我不打擾你們。”

說著她便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,霍靳西見狀,推開椅子站起身來,也走了過去。

慕淺剛走進休息室,一轉身,霍靳西也已經進了門。

“不是走了嗎?”霍靳西微微掩上門,神情清淡地問她。

慕淺上前一步,伸出手來抱住他的脖子,“現在不想走了。你趕緊跟他們倆談完,我陪你吃午飯。”

說完,她又主動湊上前,在他唇上親了一下。

霍靳西伸出手來在她腰上扶了一把,目光落在她臉上,直直地看進她的眼眸深處。

可是她向來一副明媚帶笑的模樣,饒是他向來眼光銳利,也看不出什麼端倪。

不待他說什麼,慕淺便又推著他出了門,“快點去談,不然要餓死人的!”

霍靳西又回頭看了她一眼,這才帶上休息室的門,重新回到了辦公區。

接下來的談話,忽然就變得出乎意料地順利。

霍靳西原本就獨斷獨行慣了,對其他股東的不同意見基本隻是聽聽,很少認真納入考量,然而這一次,他第一次心平氣和地聽完了鄺溫二人說的話。

倒不是因為他覺得鄺溫二人的意見真的重要,隻是想起一門之隔的休息室內有個人在等他,他那顆燥鬱已久的心,難得地安定了下來。

最終,在雙方願意各退一步的情況下,這場持續了兩天的爭論,終於暫時告一段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