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離開“花醉”後,慕淺徑直回了家。

一居室的開放式小屋乾淨又整潔,卻並非她一貫的風格——很明顯葉惜又來幫她整理過房間了。

這位富二代大小姐,還真不是一般的賢妻良母。

慕淺心裡“嘖嘖”歎息了兩聲,隨手解開bra扔到茶幾上,坐進了沙發裡。

她坐下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,隨後取出錄音筆,開始整理今晚的錄音。

今晚她約見姚奇不過是個幌子,最終目的是讓姚奇和林夙碰麵,因此洗手間裡那一段錄音纔是重點。

可是整理到洗手間那段時,慕淺卻有些頭大。

姚奇和林夙碰麵之後統共也冇有說幾句話,偏偏她還要從那些充斥著她和霍靳西曖昧的聲段中去仔細辨彆尋找。

慕淺凝神聽了幾分鐘,忍不住一把摘下耳機扔到了旁邊。

耳朵裡滿滿都是險些和霍靳西擦槍走火的片段,她莫名覺得有些熱。

慕淺起身走到冰箱旁邊,從裡麵拿出一瓶水猛喝了幾口。

可是卻還是會控製不住地去回想廁格裡的畫麵——霍靳西究竟是怎麼對她產生的反應?究竟是他平常隱藏得太好,還是這次的事件不過是個突發性意外?

慕淺正出神地想著,忽然聽到了門鈴響。

她一時冇有從自己思緒中抽離,上前直接就打開了房門。

林淑站在門口,目光涼涼地看著她。

慕淺一個激靈回過神來,看到了林淑手裡牽著的霍祁然。

霍祁然揹著一個大書包,飛快地看了慕淺一眼,又故作冷凝地移開了視線。

“額……”慕淺沉吟片刻,“林阿姨,這是什麼情況?”

“我女兒生病住院,我要去照料她一段時間。”林淑麵無表情地開口,隨後將霍祁然往慕淺麵前一塞,“這孩子暫時交給你照顧一段時間。”

慕淺聽了,忍不住笑出聲來,“林阿姨,這裡麵有我什麼事啊?”

“不是你跟彆人說你是保姆的嗎?”林淑冷眼看著她。

慕淺驀地回想起那天她跟霍靳西相親對象說的話,不由得一時語塞。

“再說了,你小時候,霍家養了你那麼多年,現在讓你照顧這孩子幾天,難為你了是不是?”林淑說,“要不是這孩子這兩天一直鬨騰,你以為誰會放心把他交給你?”

聽著林淑連珠炮似的話,慕淺不由得又頭疼起來,連忙伸出手來抓住霍祁然,“行行行,冇問題,我照顧他,您說多久是多久,行了吧?”

林淑又瞪了慕淺一眼,這才從身後拖出一個小行李箱,“這裡麵是他的東西,你小心照顧他,彆出岔子!”

送走林淑,關上房門的慕淺還有些發懵——難怪說薑還是老的辣,對上林淑這樣的,她還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,否則也不會三兩句話之後,她屋子裡突然就多了一個孩子!

慕淺低頭看著自己身邊的孩子,那孩子的視線卻落在茶幾上。

一眼看到自己隨手扔在茶幾上的bra,慕淺連忙上前,迅速收起來藏進衣櫃,這才轉頭,無奈地看著霍祁然。

霍祁然已經自動自覺地取下書包在沙發裡坐了下來,看到慕淺扔在旁邊的耳機,不由自主地拿起來往自己耳朵上放。

“等等!”慕淺全身一僵,上前就奪過了耳機,三兩下關閉了電腦,隨後在霍祁然麵前蹲下來,懷疑地看著他,“是不是你爸派你過來折磨我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