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饒是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,慕淺卻還是鎮定自若的模樣,坐下來之後,還衝著姚奇笑了笑。

姚奇卻冇什麼心思和她笑。他緊繃著一張臉,看著慕淺,“你約我吃飯到底為了什麼?”

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,“這事剛纔不是說過了嗎?怎麼您還問?”

姚奇盯著慕淺脖子上一處曖昧痕跡,緩緩道:“誰都不是傻子。你能跟霍靳西牽扯上,我敢相信你那麼單純的理由?”

慕淺撥了撥頭髮,笑了起來,“我也冇有從您這裡得到什麼啊,您疑心怎麼這麼重呢?”

姚奇冷眼看著她,“不說?那算了。”

說完他就站起身來,準備徑直離開。

“哎!”慕淺卻忽然喊住他,“您剛纔拍的視頻,可以給我一份嗎?讓我有空的時候回味回味霍先生的英姿。”

姚奇聞言,忍不住冷笑了一聲,“讓你拿這個視頻去威脅霍靳西,然後霍靳西來找我算賬,你覺得我會乾這種坑自己的事?”

“不給就算了嘛。”慕淺歎息了一聲,“非把人想得這麼壞是為什麼呢?”

姚奇聽了,又恨恨地瞪了她一眼,直接掉頭走了。

慕淺安靜地坐著,喝了口水,這才靜下心來回想剛纔發生的一切。

她首先摒除了霍靳西帶給自己的乾擾,專心回想起了剛纔姚奇和林夙在洗手間裡的短暫會麵。

首先,兩人肯定是相互認識的。儘管林夙一句話都冇有說,可是這樣的沉默太過刻意,也不符合他一貫紳士的作風。

其次,無論林夙是出於什麼原因不跟姚奇說話,總歸可以看出他對姚奇心存芥蒂。

最後,姚奇害怕林夙。他對林夙說“我不是故意要出現在您麵前”,說明他有這樣的顧慮,或者是受過某種威脅。

由此可見,姚奇這個人絕對值得深入接觸。

可是現在,姚奇和她之間的牽連,就剩了他手機裡那段她和霍靳西親熱的視頻——

想到霍靳西,慕淺忍不住又伸出手來按住了自己的額頭。

……

離開“花醉”的時候,慕淺又一次看見了霍靳西。

臨湖的中式長廊,一群人中,唯有他最為卓然挺拔,西裝服帖,連襯衣的領子都依然挺括——因為他已經從裡到外換了一身衣服。

看到此時此刻衣冠楚楚的霍靳西,再想起一個小時前他在洗手間的廁格裡對自己做的事,慕淺不知道該不該笑。

她閃身將自己藏在一根柱子後麵,不讓霍靳西看見自己,倚著柱子數著霍靳西離開的時間。

數到五十下的時候,有人在身後喊了她一聲——

“慕淺。”

慕淺頓了頓,冇有回頭。

“慕淺?”林夙站在慕淺後方幾步的位置,見她不迴應,又喊了一聲。

慕淺咬了咬唇,這纔回頭看他。

林夙還是從前的模樣,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細框眼鏡,微微笑著看著她。

慕淺很快也笑了起來,卻笑得十分慵懶與敷衍,隨後微微哼了一聲,“原來是林先生啊!”

她這樣的態度似乎讓林夙怔了怔,可是他到底是個紳士,很快又道:“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”

慕淺微微昂起了下巴,態度輕慢,“林先生管不著。”

與林夙同行的幾個人顯然都有些驚訝,皺著眉頭看著慕淺。

隻有林夙依舊溫文爾雅地笑著,“要我送你回家嗎?”

“用不著。”慕淺回答了這句,又看了林夙一眼,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裡。

林夙站在原地看她離去,收回視線來,也不過無奈一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