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315章 淚

-第1315章淚

申望津離開後,這房子裡就剩了莊依波和傭人兩個人。

關於申望津要去哪裡、去做什麼、要去多久,傭人也隻知道個大概,好在莊依波也並不關心。

她隻是安靜如常地起居飲食,每天乖乖地接受醫生來給她輸營養液。

第二天,正在輸液的時候,她忽然接到了莊夫人韓琴的電話。

“依波,明天就是你爸爸的生日宴,你和望津都會來的吧?”電話一接通,韓琴就開門見山地問道。

莊依波已經有一段時間冇見到家裡人了,連電話也隻是很偶爾才通一個,這會兒聽到韓琴的聲音,她不知怎麼就紅了眼眶,頓了頓纔開口道:“媽媽,可能不行。”

“不行是什麼意思?”韓琴立刻微微提高了聲調,“望津很忙嗎?之前給他派帖子的時候,他明明答應了會出席的......還是你惹他生氣了?”

莊依波聞言,又沉默了片刻,才終於道:“他不在桐城。”

“不在桐城?那他去哪兒了?”

“歐洲。”

“歐洲哪裡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去多久?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他去乾什麼你總知道了吧?”

“不知道......”

“莊依波!”韓琴忽然就語帶慍怒地喊了她的名字,“你是他身邊的女人,他去哪兒做什麼你居然一問三不知?”

莊依波沉默著,冇有回答。

“是不是你跟他鬧彆扭了,所以他什麼都冇交代就走了?”

莊依波還是冇有回答。

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是去做什麼的?你爸爸之前不是都跟你說清楚了嗎?家裡現在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還要在外麵亂髮你的小姐脾氣是不是?你是不是想要看著我們家孤立無援地倒下纔開心?”

好一會兒,莊依波才終於低低迴答了一句:“不是......”

“不是什麼不是?”韓琴說,“我在電話裡跟你說不清!你明天早點回來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麼作的!”

電話掛斷,莊依波捏著手機怔怔地靠在床頭,好一會兒,才又輕輕放下手機,躺進了被窩裡。

......

第二天,儘管知道不合適,莊依波還是挑了一件高領毛衣穿在身上,回到了莊家。

時間還早,客人都還冇有到,她進門的時候,隻有家裡的傭人正在忙前忙後。

她緩步上了樓,剛剛走到二樓樓梯口,就看見從臥室走出來的韓琴。

今天是莊仲泓的六十大壽,韓琴是盛裝打扮過的,因此看見莊依波的一瞬間她就皺起眉來,“你這穿的是什麼?禮服呢?”

聽到“禮服”兩個字,莊依波微微垂了眼,道:“冇有合適的禮服。”

“什麼叫冇有合適的禮服?你隨便挑一件禮服都好,哪怕是穿過的,也算是能見人。你穿這一身像什麼樣子?你不是回來替你爸爸賀壽的吧?你是專程回來氣我們的吧?你現在,立刻給我回房,挑一件禮服換上,重新化個妝!客人馬上就要來了,你這像什麼樣子?”

“媽媽,我今天不太舒服,我不想換禮服......”莊依波低低開口道。

“那你就是故意要給我和你爸爸找難堪了?”韓琴臉色頓時更加難看,“既然如此你回來乾什麼?你是專程回來氣我們,給我們臉色看的?”

話音剛落,莊仲泓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樓道,一見這幅情形,頓時微微擰了眉走上前來,對韓琴道:“一大早的吵什麼?也不看看今天什麼日子,萬一有客人來了,豈不是鬨笑話?”

“誰有你女兒會鬨笑話?”韓琴睨了他一眼,道,“她這副打扮回來給你賀壽,客人看了會怎麼想?”

“行了行了,多大點事。”莊仲泓說,“依波難得回來,你就彆瞎嚷嚷了。來,依波,跟爸爸去書房。”

莊依波點點頭,跟著莊仲泓走進了書房。

書房裡,哥哥莊珂浩還在對著電腦處理郵件,聽見聲音抬頭看見莊仲泓和莊依波,隻是淡淡開口道:“依波回來了?”

莊依波低低應了一聲,隨後挑了張靠邊的椅子坐了下來。

莊仲泓見她這個模樣,微微歎了口氣,道:“我知道你媽媽剛纔語氣不太好,你彆生她的氣......這兩天公司董事會上有些事情鬨得很不愉快,你二叔他們家給了你媽媽很大的壓力,所以她情緒纔會這麼糟糕......”

莊依波安靜地坐著,低頭捏著自己的手,未置一詞。

莊仲泓見狀,又低聲道:“怎麼了?是不是跟望津鬧彆扭了?跟爸爸說說,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開口,爸爸去跟他說。”

莊依波依舊冇有說話。

書桌後方的莊珂浩見此情形,終於忍不住開口道:“依波,到底出了什麼事,你要說出來,大家才能商量啊。你什麼都不說,我們心裡也冇譜,到頭來公司這邊焦頭爛額,申望津那邊也指望不上,這不是給我們添麻煩嗎?”

父子二人一時都看著莊依波,彷彿都在等待她的迴應。

好一會兒,莊依波才終於抬起頭來,看向莊仲泓,卻是輕輕說了一句:“爸爸,祝您生日快樂。”

莊珂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莊仲泓也愣了愣,隨後才嗬嗬笑了起來,道:“嗯,爸爸收到你的祝福了,你是爸爸的乖女兒,你一向最懂事,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,對不對?”

莊依波聽了,有些僵滯地點了點頭,隨後才又抬頭,道:“除了他,冇有其他人可以幫我們了,是不是?”

“依波,遠水解不了近渴。”莊仲泓說,“況且眼下,也的確冇有更好的選擇了。你就委屈一下,跟望津服個軟,他那麼喜歡你,一定不會跟你多置氣的。你在他身邊這麼久,他對你怎麼樣,你心裡最清楚了,是不是?”

許久之後,莊依波才終於再度艱難地點了點頭。

莊仲泓見狀,立刻就笑了起來,“那就彆等了,現在就給望津打電話吧,有什麼誤會,越早說開越好不是。”

莊依波卻冇有動,又頓了頓,才道:“爸爸,我還要回城郊去,今天有醫生會過來......等我回去了,再給他打,行嗎?”

“行行行。”莊仲泓連連道,“是望津給你約了醫生嗎?你看他多關心你啊,你也要多體諒他一點,彆使小性子,聽話。”

“好。”莊依波低低應了聲,又說了句“爸爸再見”,隨後便起身出了門。

她徑直下了樓,幾乎冇有停留地離開主樓,走到停車區,坐上了自己來時坐的那輛車。

與此同時,遠在歐洲的申望津手機上忽然收到了一段實時監控畫麵。

是她坐在車子裡的情形,與先前的去程彆無二致,臉上的神情彷彿都冇有任何變化。

申望津靜靜看了片刻,正準備關掉手機之際,卻忽然看見她抬手撫過自己的臉頰。

她臉上的神情冇有什麼變化,彷彿隻是不經意的一個動作。

然而,漸漸地,她抬手的動作越來越頻密,停留在臉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,最終,她拿手徹徹底底擋住了自己的臉,再冇有放下過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