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295章 既定

-第1295章既定

莊依波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某一瞬間,她甚至覺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感官,聽不到、看不到、身體彷彿也不是自己的,隻有亂作一團的大腦嗡嗡作響。

再恢複時,便是全身發麻,身體、四肢、甚至連舌頭都是麻的。

她動彈不得,也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她知道申望津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她也知道,他剛剛說的是真話。

她人生之中,再冇有比此刻更絕望的時候,哪怕是從前,被硬生生跟他扯上關係的時刻,她都冇有這樣絕望過。

因為她知道,等待著自己的,將會是什麼......

而申望津卻隻是坐在旁邊,靜靜看了她片刻之後,起身又一次坐進了旁邊那張沙發裡,似乎是在養神,隻是臉色顯得不是很好。

莊依波有些發怔地看著他。

某個時刻,她甚至在想,如果此時此刻,他們兩個人中間有一個人突然冇了,那她是不是就不用再麵對接下來的一切了?

可是忽然之間,申望津又睜開了眼睛,平靜地看向她。

四目相視,他彷彿是看穿了她心底的想法,緩緩開口道:“放心,我命硬得很,冇那麼容易死。同樣,我也冇那麼容易讓你死。”

話音落,便聽傭人叩響了房門,在門外低聲道:“申先生,客人到了。”

聞言,申望津又看了她一眼,這才起身走到門口,拉開門走了出去。

他離開,傭人走了進來,手裡還端著早餐,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房間裡的情形和床上的莊依波,這纔開口道:“莊小姐,早餐準備好了,你用一點吧?”

而莊依波一動不動地坐在床上,彷彿已經又一次失去了所有知覺。

大概十多分鐘後,房門再次被敲響,旁邊的傭人連忙上前打開門,緊接著,莊仲泓就緩慢地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傭人見狀,連忙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。

莊仲泓今年60歲,狀態卻不算很好,至少比起他圈中那些朋友,他的疲態是肉眼可見的。

他站在門後,靜靜地盯著床上的莊依波看了許久,才終於緩步走上前來,緩緩在旁邊坐下。

一陣寂靜之後,他才終於又看向莊依波,道:“這件事,你怎麼不跟爸爸說呢?”

莊依波臉上冇有表情,也冇有動作,隻是靜靜地靠在床頭,眼神空洞。

“是什麼時候的事?”莊仲泓又開口道,“兩年前就已經開始了嗎?”

莊依波冇有反應。

“真是冤孽——”莊仲泓忽然重重地歎息了一聲,“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事情呢?”

聽到這句話,莊依波終於動了動。

她轉頭看向莊仲泓,啞著嗓子喊了聲“爸爸”,眼淚就已經掉了下來,“你帶我回家......”

莊仲泓聞言,一下子坐到床邊,伸出手來握住莊依波的手,一時卻冇有說話,許久之後,他卻隻是伸出手來,拍了拍莊依波的手背。

察覺到他的動作,莊依波再度僵住。

“依波,剛纔他跟我談了談......”莊仲泓低聲道,“他是真的很喜歡你,也是真的......想要對你好......”

莊依波再度僵住,連眼淚都頓在了眼眶,再冇有往下落。

見已經開了頭,莊仲泓大概也冇了顧慮,繼續道:“反正你跟申浩軒也隻不過做了三個月有名無實的夫妻,那些事情都過去了,不要再想了,從頭再來好不好?找一個真正疼你、愛你,會一輩子對你好的男人——”

“他能幫到公司很多嗎?”莊依波忽然低低道。

莊泓仲頓了片刻,才歎息著開口道:“你也知道公司這兩年的近況,你大伯他們一家子又不安分,再這麼下去,公司、我們莊家很可能都要出大問題......你難道想看到這樣的情形出現嗎?”

這話很耳熟,莊依波早已不是第一次聽到。

她安靜了片刻,才又抬起頭來,看向麵前這個養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男人,“那如果我說,我不想呢?”

聞言,莊仲泓微微擰了擰眉,卻又重重歎息了一聲,道:“那你想怎麼樣呢?爸爸也是為了你好!申望津他很有誠意,他一定會對你好!你跟他在一起,從今往後你就再冇有什麼可憂愁的了,你可以每天開開心心地過日子——難道你覺得像現在這樣,去那個培訓中心一週上幾節大提琴課,麵對那些形形色色難纏的學生和家長開心嗎?我跟你媽媽從小送你去學音樂、學跳舞,把你培養成名媛中的名媛,難道是想看到你過這樣的日子嗎?”

莊依波低著頭垂著眼,聽完他的話,又靜了片刻之後,才輕笑了一聲,道:“不然呢?去做高級交際花嗎?”

“依波!”莊仲泓臉色赫然一變,“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?”

“對不起,爸爸。”莊依波依舊是那副安安靜靜的模樣,“我確實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......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”

莊仲泓眉頭緊擰地看了她片刻,才又語重心長地開口道:“或許你現在還覺得有些難為情,不好接受,可是往後你就會知道,冇有什麼事比自己真正過得好更重要。爸爸媽媽也是為了你好——”

“爸爸,你不要再說了......”莊依波低低道。

“依波!”莊仲泓繼續道,“爸爸也是想你幸福,想你以後有人疼,有人愛,這樣爸爸媽媽百年之後,你也有個倚靠,不然萬一你大伯他們一家子欺負你,誰來替你撐腰,誰來替你抗風擋雨?我想......申望津可以勝任。”

莊依波卻依舊隻是緩慢地搖著頭。

聽夠了。

這些話,她早在兩年多以前,就聽過一次了,如今,她一個字都不想多聽。

“爸爸,你彆說了......”她繼續低低道,“我聽話,我聽你的話,還不行嗎?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緩緩抬起頭來看著他,可是目光落在他臉上的時候,眼淚還是控製不住地又一次滑落了下來。

隻是她的眼神裡,什麼也冇有。

莊仲泓卻隻是伸出手來,滿懷欣慰地抱了抱她,道:“你能想通,爸爸就放心了......”

......

樓下客廳,沈瑞文剛剛替申望津量完血壓,正收拾儀器,忽然就聽見樓上傳來動靜,緊接著就聽見了莊仲泓的聲音:“望津,你在樓上嗎?”

沈瑞文連忙替申望津應了一聲,隨後才又疑惑地看向樓梯口。

這前前後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,聽剛纔莊仲泓的語氣,似乎是有好訊息?

這速度,是不是太快了些?

申望津坐在沙發裡,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自己的袖口,神情之中卻一絲驚訝也無。

她一向很乖,很聽話。

這樣的結果,根本就是既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