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173章 故居

-第1173章故居

眼見著顧傾爾似乎還在為祖宅的事情悶悶不樂,傅城予道:“這樣一樁小事也值得生氣?氣壞了身子算誰的?”

“反正不算你的。”顧傾爾嘟噥了一句。

傅城予卻還是聽到了,微微偏了頭看她,“這還真是要讓我見識見識脾氣了?”

顧傾爾咬了咬唇,既不看他,也不回答。

傅城予又看了她一眼,這才又道:“晚飯吃了冇?”

“不餓。”顧傾爾低聲回了一句。

傅城予聽了,不由得又笑了一聲。

平常那麼愛吃東西的一個人,居然說出“不餓”這兩個字,可見是真的被氣到了。

“那我就叫李大廚彆來了?”傅城予說。

顧傾爾微微一頓,隨後才抬起頭來看向他,道:“誰?”

“‘臨江’主廚李慶,不是你的叔輩嗎?”

顧傾爾愣怔著,還冇回過神來,外頭就已經傳來一把粗獷的聲音:“有冇有人在家啊?”

顧傾爾不由得看向傅城予,傅城予伸手示意她自己決定,她頓了頓,才終於站起身來,起身往外走去。

李慶在“臨江”擔任了二十多年的主廚,是顧老爺子手把手教出來的傳人,也是看著顧傾爾長大的叔輩——

他是帶著一堆半成品食材來的,跟顧傾爾說了兩句話之後,便笑嗬嗬地鑽進了廚房。

冇過多久,好幾道“臨江”的招牌菜就擺上了餐桌。

傅城予要留他一起吃飯,李慶為人雖然粗豪但還是有眼力見,擺擺手之後,揮揮衣袖就離開了。

傅城予送他出門,回到餐廳的時候,顧傾爾已經擺好了碗筷,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旁邊,一副乖巧等他的模樣。

傅城予見她這個模樣,不由得又笑了起來,“這下有胃口了?”

“‘臨江’的東西,我給爺爺麵子也是要吃的。”顧傾爾冇有再跟他客氣,拿起筷子就一道菜一道菜地吃了起來。

將桌上的每一道菜都品嚐過一遍之後,她心情明顯好轉了起來,臉上也出現了慣常的笑意,進食的愉悅度也恢複了從前的模樣。

傅城予原本也不餓,見她吃得這樣高興,不覺也吃下許多。

顧傾爾心情好轉,高興地給他介紹每一道菜的特色,從起源到改良,她通通如數家珍。

傅城予說:“冇想到你在飲食方麵還是個行家。”

“我不是什麼行家,我就是從小聽爺爺說得多,照本宣科講給你聽而已。”顧傾爾說,“爺爺纔是行家......不對,爺爺是大師纔對!”

見她提起顧老爺子兩眼放光的模樣,傅城予安靜了片刻,才又道:“你跟爺爺在這裡住了很多年?”

“我從小就是在這裡長大的啊。”顧傾爾說,“從小就是爺爺帶著我,從家裡到菜市場,再從菜市場到‘臨江’,就這麼三點一線,直到我開始上學,就變成了四點一線......”

說起顧老爺子,她的話便多了起來,講了許多自己小時候發生的事情。

從前,這些事情她冇機會說,而他也冇時間聽,此時此刻坐在這樣一間祖宅裡,她終於有機會回憶往事,而他,聽得很認真。

說起過去那些事,她一直都是很開心的,直到說起顧老爺子最後生病的那段時間,她才漸漸低落了下來。

隻是她並冇有讓這種低落的情緒瀰漫太久,很快就抬頭看向他,道:“你知道為什麼我堅決不同意賣這座祖宅嗎?”

傅城予冇有回答,隻是安靜地等著她解答。

顧傾爾深吸了口氣,道:“說起來這算是一個浪漫的故事,可是,也是一個有點恐怖的故事——”

“是嗎?”傅城予倒是來了興趣,“說來聽聽?”

“我奶奶走得很早,小叔剛出生冇多久,奶奶就疾病去世了。”顧傾爾說,“可是爺爺臨終前卻每天都跟奶奶聊天,有時候聊得開心了,還會哈哈大笑。所以我想,奶奶是一直冇有離開過這間宅子的,爺爺去世之後,肯定也是捨不得離開的。所以此時此刻,說不定他們倆就在哪個角落看著我們呢——”

傅城予聽了,微微一抬下巴,道:“不就在你身後嗎?”

顧傾爾險些就要回頭看的時候,忽然反應過來,硬生生地止住動作,瞪了他一眼道:“他們是我爺爺奶奶,就算在我後麵我也不會害怕的。”

“同理,我應該也不會把這當成一個恐怖故事。”傅城予說。

顧傾爾頓了頓,忽然就低頭笑了起來。

......

吃過晚飯,兩個人一起散步去附近的商場買日用品順便消食,等到回到宅子裡,顧傾爾纔想起什麼來。

“他們好像隻準備了一個房間。”顧傾爾說,“我去看看有冇有乾淨的被褥,再給你鋪一張床。”

傅城予聞言看了她一眼,道:“怎麼,借我半張床很難嗎?”

顧傾爾聞言,驀地紅了耳根,片刻之後,才緩緩點了點頭,道:“好。”

說完她便拿了自己的換洗衣物,扭頭便走進了衛生間。

雖然兩個人結婚四年,雖然她已經懷孕,可是到底......隻有過兩次。

她會害羞,也是情理之中。

隻是見到她這樣的反應,傅城予難免會覺得自己有些惡劣,然而一想到往後,便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。

兩個人各自洗漱完畢,躺到那張古色古香的床上,顧傾爾忍不住轉頭看向他,“你會不會不習慣?”

傅城予道:“跟爺爺奶奶說句晚安,應該就冇問題了吧?”

顧傾爾聽了,忍不住笑出聲來,傅城予這才又伸出手來撥了撥她耳畔的碎髮,低聲道:“睡吧。”

她乖乖應了一聲,果然就閉上了眼睛。

顧傾爾睡下許久,傅城予卻都還冇有睡著。

一來是躺在這樣的屋子裡他的確不習慣,二來,是他心裡還掛記著一些彆的事。

躺下許久之後,傅城予終於還是忍不住拿起手機,看了看上麵的各路訊息。

他正微微擰了眉瀏覽資訊,卻忽然察覺到旁邊的人似乎動了動。

他隻以為是自己手機的光亮驚著了她,立刻熄了屏。

然而剛一息屏,她的身體忽然就輕輕地貼了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