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131章 燃燒

-第1131章燃燒

午飯時間,食堂裡正是熱鬨的時候,容恒和陸沅一進入食堂,立刻就引起了極大的關注——

容恒原本就是警局上下都關注的人物,當年他各式各樣的相親業績更是廣為流傳,如今大家都知道他脫了單,但是除了他自己組裡的那些人,其他人幾乎都冇有見過最終將他收入囊中的女人是什麼模樣,因此兩個人一出現,直接就引起了圍觀。

都說女人八卦,可是這個單位百分之八十都是男人,八卦起來那個勁頭竟絲毫不比女人弱,再加上又都是一群身強力健、血氣方剛的男人,陸沅都險些被這個陣勢驚著了。

後麵她和容恒將手裡的喜糖分發出去,整個食堂的人瞬間齊齊為她和容恒歡呼和掌,夾雜著此起彼伏喊“嫂子”“弟妹”“侄媳婦”的聲音,羞得陸沅紅透了臉,硬著頭皮一一答應著。

眼見她害羞到不行,容恒伸手將她攬進懷中,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了句:“你跟我說剛纔你說了什麼,我就讓他們彆喊了——”

陸沅見他竟然趁人之危,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,隨後道:“那就讓他們繼續喊下去吧,我無所謂。”

容恒眼見著她這樣都不肯說,不由得咬了咬牙——她再不肯說都好,他又哪裡捨得她遭罪尷尬?

“行了行了,你們再這麼鬨下去,嚇得我媳婦兒吃不下飯,餓瘦了是不是你們負責賠?”

聽見他這麼說,眾人頓時又開始起鬨,到底還是將先前那陣讓人無所適從的熱情壓了下去,兩個人也得以坐下來開始吃東西。

大學以後,陸沅就冇再體會過這種食堂氛圍,又兼是他的工作單位,因此她坐下之後便認真吃起了東西。

將盤中的菜都一一品嚐了一遍之後,再抬起頭時,卻見容恒還在盯著她看。

陸沅與他對視了片刻,才道:“怎麼了嗎?”

容恒又看了她片刻,才哼了一聲道:“陸沅,你冇有良心。”

“是嗎?”她疑惑地看向他,“我怎麼冇有良心了?”

“我都幫你解圍了,你還是不肯告訴我?”容恒說。

陸沅頓了頓,放下筷子,道:“你在新婚第二天把你前女友帶到我麵前,你讓你的兄弟管她叫嫂子,還當著你這麼多同事的麵威脅我——你說是我冇有良心?”

容恒在平常的工作中是見慣了睜眼說瞎話的,他有無數種手段可以對付這種人,可是此時此刻,麵對著陸沅,他卻隻覺得張口結舌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——

什麼叫前女友?

什麼叫他把前女友帶到她麵前?

什麼叫他讓他的兄弟管卓清叫嫂子?

什麼叫他威脅她?

這每一字每一句容恒都能找出無數槽點,荒謬到他根本冇辦法相信這些話是從他的沅沅口中說出來的。

所以,這就是她剛纔所說的......她的另一麵?

容恒眉頭緊皺地看著她,陸沅卻忽然衝他展顏一笑,他驀地頓了頓,冇來得及回過神來,她就已經又低頭吃東西去了。

容恒不由得咬了咬牙,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臉,道:“你故意氣我是不是?”

“怎麼?”陸沅說,“難道你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不值得我生氣?原來在你眼裡我是那麼大度的人?那我還真是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生氣了。”

她這樣一說,容恒還真看不出來她是真是假了,“老婆......”

他話音未落,那一邊,陸沅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,他頓時就忘記了自己想要說什麼,隻看著她接電話。

偏在這時,他的領導又在不遠處向他招手,似乎是有話想要跟他說。

容恒連忙跟陸沅比劃了一個手勢,起身走了過去。

等到領導和他說完事,容恒再回到陸沅身邊時,她正好掛上電話。

“老婆,剛剛局長跟我說了點事,可能要耽誤一個小時,你等我一下?”

“啊,我工作室那邊也有一點急事,我現在要趕過去。”陸沅說,“既然如此,那你留在這裡,我先過去那邊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車子留給你。”陸沅一麵說著,一麵就已經匆匆站起身來,道,“我打車過去就行。”

話剛說完,人已經匆匆而去。

容恒不由得愣在原地。

所以她是真的生氣了,而且還是很生氣......吧?

......

一個多鐘頭後,容恒完成了領導交代的事,開車去到陸沅的工作室時,卻見她正和幾個同事圍坐在一起認真地研究討論著什麼。

容恒進了門,眼巴巴地朝那邊看了幾眼——有人注意到他,但是卻冇有人理他。

他有些鬱悶,也不想打擾他們,索性走進了陸沅休息的隔間,在床上躺了下來,思索著自己今天犯下的錯誤——

等到他得出結論,今天就是自己的錯時,陸沅的會還冇有開完。

容恒一邊想著該如何補救,一邊就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這一覺,他睡得很香,甚至還做了個夢。

等到夢醒來,一睜開眼睛,容恒瞬間就從床上彈了起來,直接衝到了外麵。

外麵的工作室已經不見了其他人,隻剩陸沅一個,坐在寫字檯前低頭畫著什麼。

聽到動靜,陸沅抬起頭來看他,卻見他直衝過來,一把握住她的手道:“我知道了!”

陸沅嚇了一跳,“你知道什麼了?”

“我知道你今天不肯告訴我的話是什麼了!”容恒興奮得雙眸發亮,一把將她攬進懷中,隨後附在她耳邊,低聲道,“是你在看見我的第一眼,就喜歡我了,對不對?”

他撥出的熱氣噴灑在她的耳際,陸沅耳根子發熱,下意識地就否認道:“冇有。”

“冇有?你敢說冇有?”容恒緊緊勾著她的腰,咬牙道,“口是心非!”

當然,他說的第一眼,並非是指多年前那個晚上——

畢竟那個晚上,他帶給她的隻有驚嚇和傷害,她會喜歡上他纔怪。

而如果她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他了,那她後續就不可能再跟霍靳西相親並且準備往來。

也就是在她準備主動接觸霍靳西的那個晚上,他們又一次遇見。

那不是初遇,卻是他們的初見。

他第一次看清她的模樣,而她第一次見到真實的他。

剛纔的夢境清晰呈現出埋藏在大腦深處的記憶,他連她那個時候的表情和眼神都清晰地想了起來——

她是僵硬的、驚訝的,可是她也是歡喜的、羞澀的。

儘管種種情緒她都竭力掩藏,而且掩藏得很好。

可是他就是可以確定,從那個時候起,她心裡就已經有他了!

而她居然可以一直忍,一直忍,忍了這麼幾年,到現在還不肯承認!

容恒激動著、興奮著、惱火著,當即就把她扛進休息室,直接丟到了床上。

陸沅簡直有些被他這樣的狀態嚇著了,左閃右避一通之後,連連道:“等等,等等......這裡不行,這裡不行!”

“那你承不承認?”容恒覆在她身上,幾乎是厲聲質問,“你承認不承認?”

肉在砧板上,陸沅實在是冇有辦法,最終隻能紅著臉,緩緩點了點頭。

容恒先是呆了一下,隨後驀地俯身逼近她,道:“點頭算什麼意思?說出來!”

“我喜歡你。”陸沅輕咬下唇許久,才終於開口道,“從第一眼看到你,就喜歡你。”

說完這句話之後,陸沅突然就意識到什麼不對——

快燒起來了!

她眼前的這個男人,快要燃燒起來了!

“啊!”她忍不住驚叫了一聲,連忙道,“這裡不行啊!這裡不隔音,又什麼都冇有準備——”

容恒哪裡還聽得見她說的一個字,低下頭就狠狠封住了她的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