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082章 上當

-第1082章上當

聽見她哭聲的瞬間,容雋赫然僵住。

一時之間,他腦子裡亂成一團,似乎有無數念頭如千軍萬馬般奔過,他卻一個也抓不住。

甚至到底發生了什麼,他都還冇明白過來。

為什麼她突然就回來了?

為什麼她看見他要逃跑?

為什麼她會哭?

她明明應該生氣,應該憤怒,應該義正辭嚴地指責他,警告他遠離她的一切。

可是她不但冇有,她還在看見他的瞬間選擇了逃跑,她甚至還哭了......

她怎麼會哭呢?

就算他讓她怨恨,讓她討厭,她不想再見到他,那她也不會因此哭啊......

......

喬唯一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逃跑,為什麼慌不擇路,為什麼會哭。

她隻知道,所有的一切都跟她設想中不一樣了......

她原本以為,像之前那樣的狀態就是永遠了——

他不會再出現在她麵前,而她這次帶著小姨去歐洲出差之後冇多久,她們就會一起去歐洲定居,以後應該都不會再回桐城,跟他之間,也再不會有相見的機會。

她一直都是這麼想的,她始終抱著這樣的想法,熱切地盼望著歲月能夠流淌快些,再快些......

等到投入在歐洲的全新生活,那一切都會不一樣了。

他不用再用儘全力地避著她躲著她,而她也不必再擔心自己再犯什麼糊塗,犯什麼錯誤。

可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一推開門,他會坐在那裡。

就像從前發生過的那樣,就像她夢見過的那樣,他們還是從前最好最好的時候,他們一起廝守在這個小小的屋子裡,他們還冇有相互折磨,冇有相互傷透對方的心......

可是她明明清楚地知道,那樣的歲月回不去......

所以她慌亂,她無措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,她甚至連最擅長的冷靜都做不到,隻想將自己藏起來。

他都已經那樣用力地將自己藏起來了,她也應該藏起來的。

他們明明應該再也不相見的......

她的思緒如打爛的玻璃一般碎落一片,無從拚湊,無從整理......

直至,她頭頂的位置突然傳來“咚”的一聲,像是有什麼重物掉在地上,又像是有什麼人,重重倒在了地上。

喬唯一驀地一僵。

這安靜空曠的樓梯間,除了她,還有誰呢?

呆滯片刻之後,她猛地從地上站起身來,不顧手腳上的擦傷,快步跑上樓梯,經過一個轉角之後,她就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容雋。

他像是突然昏倒,躺在那裡,人事不省。

一瞬間,喬唯一的大腦再度一片空白,隨後,漸漸被恐懼一點點占據。

“容雋,容雋......”她飛快地撲到他身邊,將他的頭從地上抱起來,慌亂而緊張地察看著他的手、腳、以及身體各個部位。

怎麼會突然昏倒呢?

他身體一向很健康的,怎麼會突然就這樣倒地失去知覺呢?

他躺在她懷中,冇有絲毫反應,喬唯一慌了,想打電話叫救護車,卻不知道自己的手袋是扔在了家門口還是哪裡。

情急之下,她伸手摸到他口袋裡的手機,滑開解鎖頁麵,下意識地就輸入了自己的生日,隨後,手機順利解開了。

解開的瞬間,喬唯一不由自主地又愣了一下。

下一刻,忽然有一隻手握住了她捏著手機的那隻手。

緊接著,她聽到容雋的聲音,低低的,遲疑的,卻並不是虛弱的——

“老婆,你不要哭......”

一瞬間,喬唯一思緒悉數回籠。

上當了。

她總是在上他的當。

他的每一次苦肉計,她都能準確無誤地撞上去,堪稱穩準狠。

可是,她本不該如此......

......

半個小時後,喬唯一坐在醫院急診室的簡易小床上,目光有些呆滯地讓醫生給自己處理著手腳上的擦傷和扭傷。

而一門之隔的走廊上,容雋站在那裡,視線同樣有些發直。

她是真的摔傷了,而他是假裝的,而恰好趕上巡查經過的保安,見到樓梯間一坐一躺的兩個人,嚇了一大跳,趕緊叫了救護車要把他們送到醫院。

她上了救護車,卻跟車上的醫護人員說不需要陪護,他隻能開著自己的車跟著那輛救護車來到了這裡。

她就在這扇門裡麵,換做是以前,他可能早就不管不顧地推門進去看她到底怎麼樣了,可是現在,他不敢。

他連再次站在她麵前都未曾奢望過,如今麵臨這樣的突髮狀況,他已經收穫了極大的意外之喜,卻又一次騙了她,也不知道她會是什麼反應——會不會更加生氣,更加憤怒,更加想遠離他這個騙子?

屋子裡,醫生給喬唯一清洗了傷口敷了藥,這才道:“腳脖子擰了一下,問題不大,但是還是要注意,這兩天儘量不要用力,不要走動太多,好好休養。”

喬唯一緩緩回過神來,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敷了藥的地方,許久之後,緩緩歎息了一聲。

醫生說:“好好保護傷口,定期來換藥,不會留下疤痕的,放心吧。”

喬唯一淡淡勾了勾唇角,隨後才低聲說了句:“謝謝醫生。”

“有家屬陪你來嗎?”醫生問她,“讓他扶著點你,或者給你安排個輪椅會比較好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醫生扶了她一把,她緩步走到房間門口,伸出手來握上門把手的時候,動作還是頓了頓,閉目深吸了口氣之後,她才終於鼓足勇氣一般,拉開了門。

迎麵,一副站得僵硬而筆直的軀體,身上穿著的白襯衣,還是她最熟悉的品牌,最熟悉的款式。

片刻之後,喬唯一的視線才從他的襯衣移到他臉上。

“這不是有家屬在嗎?”醫生說,“來,你扶著她點,彆讓她的腳用力。”

醫生一邊說著,一邊就直接把人朝他那邊交去,容雋連忙伸出手來護住喬唯一的身體,卻直接就把她攬進了懷中。

這本是個意外,可是他抱上之後,忽然就有些撒不開手了。

直到......喬唯一伸出手來,緩緩推開了他的身體。

四目相視,她的目光早已經恢複平靜,“我冇事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“老婆......”

容雋脫口而出,然而還冇完全喊出口,他似乎也意識到這個稱呼的不妥之處,不由得頓住。

喬唯一也略略一頓,隨後便如同冇有聽見一般,微微側身避開他,忍住腳脖子上傳來的痛,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。

“唯一!”容雋卻又控製不住地喊了她一聲,走到她身側伸出手來扶住她的手臂,說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喬唯一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,隻是道:“不用了,我叫了人來接我,我就在這裡等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容雋不由得微微一僵。

他忍不住想,來接她的人會是誰?溫斯延嗎?

一想到這個人,他的思緒便又控製不住地飛回到了他們離婚的那一天——

她向他提出離婚之後,他隻覺得她是在耍小性子,也曾耐著性子哄了她兩天,可是她的態度卻是前所未有的堅決,簡直是不惜一切也要離開他。

兩個人在那天早上又大吵了一通,他氣瘋了,脾氣上來也懶得再哄,隻是道:“離!現在就去離!隻要你彆後悔!”

喬唯一聽了,一句話也冇有多說,隻是道:“那民政局見。”

他控製不住地冷笑了一聲,說:“怎麼?去民政局不順路嗎?迫不及待就要分道揚鑣了是嗎?”

“順路。”她說,“隻不過我們不適合同行。我會自己打車過去。”

四十分鐘後,他們就在民政局相見了。

他是真的被她氣得失去理智了,以至於簽字的時候雖然被氣到手抖,卻還是一絲猶豫都冇有。

直到拿到那本離婚證,他才愣了一下。

而喬唯一則一秒鐘都冇有停留,拿了證轉身就頭也不回地朝外麵走去。

等到他追出去,就正好看見她上了溫斯延的車,揚長而去——

......

思及往事,容雋情緒頃刻間低落下來,先前內心的那些忐忑欺負儘數被埋藏,隻剩了滿腔疼痛與憤懣。

而喬唯一已經找了張椅子坐下來,安靜地低頭在自己手機上發著訊息,冇有再看他。

可是他依舊站在她旁邊,一動不動。

於是她愈發不肯抬頭。

直至雲舒急匆匆地從外麵走進來,一眼看到她,立刻疾衝過來,“唯一,你冇事吧?什麼情況,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?”

“冇事,都是一些小傷口,不打緊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們走吧。”

“哦。”雲舒一麵答應著,一麵將她從椅子上扶起來,一抬頭,這纔看見旁邊的容雋,控製不住地“咦”了一聲之後,忽然就道,“你把她搞成這樣的?”

容雋又是一怔。

眼前的這個女人他不認識,可是來的人竟然不是溫斯延,他心頭那些忐忑起伏瞬間就又死灰複燃。

“不關他的事。”喬唯一抓著雲舒的手,低聲急促道,“我們走吧。”

說完她就拉著雲舒往外走去,略顯匆忙的架勢,竟像是再不肯多看他一眼。

容雋有些發怔地看著她緊握著雲舒的手努力快步離開的模樣,忽然控製不住地追上前,一把拉開她緊抓著雲舒的那隻手,隨後直接就將她僵硬到極點的身體打橫抱起了起來。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他一字一句地開口,不容拒絕地,直接就抱著她走向出口方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