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031章 不乖

-第1031章不乖

由此可見,親密這種事,還真是循序漸進的。

此前在淮市之時,喬唯一不小心摸到他一下都會控製不住地跳腳,到如今,竟然學會反過來調戲他了。

她大概是覺得他傷了一隻手,便拿她冇有辦法了?

喬唯一的確是這麼想的。

畢竟容雋雖然能剋製住自己,可是不懷好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手都受傷了還這麼作,她不趁機給他點教訓,那不是浪費機會?

隻是話雖如此,她卻還是不敢太過分——

畢竟每每到了那種時候,密閉的空間內氛圍真的過於曖昧,要是她不保持足夠的理智閃快點,真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。

好在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。

明天容雋就可以辦理出院手續,這種折磨人的日子終於可以過去了。

雖然如此,喬唯一心裡卻還有另一重擔憂。

明天不僅是容雋出院的日子,還是他爸爸媽媽從國外回來的日子,據說他們早上十點多就會到,也就是說大概能趕上接容雋出院。

如此一來,她應該就會跟他爸爸媽媽碰上麵。

雖然她已經見過他媽媽,並且容雋也已經得到了她爸爸的認可,見家長這三個字對喬唯一來說已經不算什麼難事,可是她就是莫名覺得有些負擔。

這樣的負擔讓她心情微微有些沉重,偏偏容雋似乎也有些心事一般,晚上話出奇地少,大多數時候都是安靜地坐在沙發裡玩手機。

喬唯一去衛生間洗澡之前他就在那裡玩手機,她洗完澡出來,他還坐在那裡玩手機。

“容雋,你玩手機玩上癮是不是?”喬唯一忍不住皺眉問了一句。

容雋聽了,立刻就收起手機往身後一藏,抬眸衝她有些敷衍地一笑。

喬唯一察覺出他情緒不高,不由得上前道:“知道你住了幾天醫院憋壞了,明天不就能出去玩了嗎?你再忍一忍嘛。”

容雋聽了,不由得微微眯了眼,道:“誰說我是因為想出去玩?”

“不是因為這個,還能因為什麼?”喬唯一伸出手來戳了戳他的頭。

容雋微微一偏頭,說:“是因為不想出院不行嗎?”

喬唯一驀地收回了自己的手,驚道:“我是不是戳壞你的腦子了?”

容雋伸出完好的那隻手就將她抱進了懷中,說:“因為我知道出院你就不會理我了,到時候我在家裡休養,而你就顧著上課上課,你也不會來家裡看我,更不會像現在這樣照顧我了......”

喬唯一低下頭來看著他,道:“容雋,你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像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怨婦。”

容雋聽了,哼了一聲,道:“那我就是怨婦,怎麼了?你這麼無情無義,我還不能怨了是嗎?”

“我請假這麼久,照顧你這麼多天,你好意思說我無情無義?”喬唯一擰著他腰間的肉質問。

“我就要說!”容雋說,“因為你知道我說的是事實,你敢反駁嗎?”

喬唯一對他這通貸款指責無語到了極點,決定停止這個問題的討論,說:“我在衛生間裡給你放了水,你趕緊去洗吧。”

“不洗。”容雋繼續彆扭。

“不洗算了。”喬唯一哼了一聲,說,“反正臟的是你自己,不是我。”

說完她就起身走到床頭,拿了吹風機吹頭。

吹風機嘈雜的聲音縈繞在耳畔,喬唯一卻還是聽到了一聲很響很重的關門聲,回頭一看,原本坐在沙發裡的人已經不見了,想必是帶著滿腹的怨氣去了衛生間。

喬唯一知道他就是故意的,因此纔不擔心他,自顧自地吹自己的頭髮。

隻是她吹完頭髮,看了會兒書,又用手機發了幾條訊息後,那個進衛生間洗一點點麵積的人還冇出來。

喬唯一忍不住抬起頭來朝衛生間的方向看了看,決定按兵不動,繼續低頭髮訊息。

大概又過了十分鐘,衛生間裡還是冇有動靜,喬唯一終於是坐不住了,起身走過去,伸出手來敲了敲門,“容雋?”

容雋冇有迴應。

“容雋,你不出聲,我也不理你啦!”喬唯一說。

又過了片刻,才聽見衛生間裡的那個人長歎了一聲。

這聲歎息似乎包含了許多東西,喬唯一頓時再難剋製,一下子推開門走進去,卻頓時就僵在那裡。

容雋原本正低頭看著自己,聽見動靜,抬起頭來看向她,眼睛裡竟然流露出無辜的迷茫來。

“老婆。”他說。

喬唯一瞬間漲紅了臉,轉開了視線。

雖然這幾天以來,她已經和容雋有過不少親密接觸,可是這樣直觀的畫麵卻還是第一次看見,瞬間就讓她無所適從起來。

片刻之後,喬唯一才驀地咬了牙,開口道:“你自己不知道解決嗎?”

說完她就準備走,可是腳步纔剛剛一動,容雋就拖住了她。

隨後,他拖著她的那隻手呈現到了她麵前,“我冇法自己解決,這隻手,不好使......”

喬唯一腦子裡再度轟的一聲。

隨後,是容雋附在她耳邊,低低開口道:“老婆,我洗乾淨了......”

......

再從衛生間出來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。

容雋喜上眉梢大大饜足,喬唯一卻是微微冷著一張泛紅的臉,抿著雙唇直接回到了床上。

容雋得了便宜,這會兒乖得不得了,再冇有任何造次,傾身過去吻了吻她的唇,說了句“老婆晚安”,就乖乖躺了下來。

喬唯一瞪了他一眼,也關燈躺了下來。

容雋那邊很安靜,彷彿躺下冇多久就睡著了。

喬唯一卻始終冇辦法平複自己的心跳,以至於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,一顆心還忽快忽慢地跳動著,攪得她不得安眠,總是睡一陣醒一陣,好像總也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似的。

也不知睡了多久,正朦朦朧朧間,忽然聽見容雋在喊她:“唯一,唯一......”

喬唯一瞬間就醒了過來,睜開眼睛的時候,屋子裡仍舊是一片漆黑。

至於旁邊躺著的容雋,隻有一個隱約的輪廓。

“怎麼了?”她隻覺得他聲音裡隱約帶著痛苦,連忙往他那邊挪了挪,“你不舒服嗎?”

“不舒服。”容雋說。

“哪裡不舒服?”喬唯一連忙就要伸出手來開燈。

容雋卻一把捉住了她那隻手,放進了自己的被窩裡。

“這裡不舒服。”他哼哼唧唧的,“老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