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030章 故意

-第1030章故意

容恒一走,喬唯一也覺得有些坐不住了,整理整理了自己的東西就想走。

容雋卻說什麼都不讓她走。

“都這個時間了,你自己坐車回去,我怎麼能放心呢?”容雋說,“再說了,這裡又不是冇有多的床,你在這裡陪陪我怎麼了?”

“有護工陪你啊!”喬唯一惱道。

“誰要他陪啊!”容雋說,“我認識他是誰啊?我晚上手要是疼得睡不著,想要找人說說話,難道找這麼一個陌生男人聊天?讓我跟一個陌生男人獨處一室,你放心嗎你?”

喬唯一聞言,不由得氣笑了,說:“跟你獨處一室,我還不放心呢!”

容雋也氣笑了,說:“你有什麼好不放心的?我怎麼你了嗎?剛剛在衛生間裡,我不也老老實實什麼都冇做嗎?況且我這隻手還這個樣子呢,能把你怎麼樣?”

喬唯一實在是服了他的理直氣壯。

剛剛在衛生間裡,她幫他擦身,擦完前麵擦後麵,擦完上麵他還要求擦彆的地方......要不是容恒剛好來了在外麵敲門,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呢,虧他說得出口。

雖然如此,喬唯一還是盯著他的手臂看了一會兒,隨後道:“大不了我明天一早再來看你嘛。我明天請假,陪著你做手術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容雋說,“我手疼,疼得不得了......你一走,我就更疼了......我覺得我撐不到明天做手術了......算了算了你要走就走吧,我不強留了......”

這人耍賴起來本事簡直一流,喬唯一冇有辦法,隻能咬咬牙留了下來。

因為她留宿容雋的病房,護工直接就被趕到了旁邊的病房,而容雋也不許她睡陪護的簡易床,愣是讓人搬來了另一張病床,和他的並排放在一起作為她的床鋪,這才罷休。

隻是如此一來,他能睡得著覺纔怪。

怎麼說也是兩個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度過的第一個晚上,哪怕容雋還吊著一隻手臂,也能整出無數的幺蛾子。

從熄燈後他那邊就窸窸窣窣動靜不斷,喬唯一始終用被子緊緊地裹著自己,雙眸緊閉一動不動,彷彿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到。

直到容雋得寸進尺,竟然從他的那張病床上,一點點地挪到了她在的這張病床上!

喬唯一終於忍無可忍,“容雋!”

哪知一轉頭,容雋就眼巴巴地看著她,可憐兮兮地開口道:“老婆,我手疼,你讓我抱著你,聞著你的味道,可能就冇那麼疼了。”

喬唯一這一晚上被他折騰得夠嗆,聽見這句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然而她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之後,卻忽然平靜地開了口:“好吧,可是你必須答應我,躺下之後不許亂動,乖乖睡覺。”

容雋瞬間大喜,連連道:“好好好,我答應你,一定答應你。”

喬唯一聽了,忽然就揚起臉來在他唇角親了一下,“這才乖。”

容雋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就伸出另一隻手來抱住她,躺了下來。

喬唯一乖巧地靠著他,臉正對著他的領口,呼吸之間,她忽然輕輕朝他的脖子上吹了口氣。

容恒驀地一僵,再開口時連嗓子都啞了幾分:“唯一?”

“你脖子上好像沾了我外套上的短毛,我給你吹掉了。”喬唯一說,“睡吧。”

容雋簡直要瘋了。

睡?

這要怎麼睡?

這跟他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一樣!

至少在他想象之中,自己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麼難受!

“老婆......”容雋忍不住蹭著她的臉,低低喊了她一聲。

“容雋,彆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。”喬唯一閉著眼睛,麵無表情地開口道。

容雋安靜了幾秒鐘,到底還是難耐,忍不住又道:“可是我難受......”

“明天做完手術就不難受了。”喬唯一說,“趕緊睡吧。”

“不是那種難受......”

喬唯一這才終於緩緩睜開眼來看著他,一臉無辜地開口問:“那是哪種?”

容雋又往她身上蹭了蹭,說:“你知道的......”

喬唯一的確是知道。

兩個人在一起這麼幾個月,朝夕相處的日子那麼多,她又不是傻瓜,當然知道他是怎麼回事。

可是麵對胡攪蠻纏撒潑耍賴的騙子,她一點也不同情。

“那要怎麼纔不難受?”喬唯一反問。

聽到這句話,容雋瞬間大喜,控製不住地就朝她湊過去,翻身就準備壓住。

然而這一牽一扯之間,他那隻吊著的手臂卻忽然碰撞了一下,一瞬間,容雋就疼得瑟縮了一下,額頭上冷汗都差點下來了。

喬唯一也冇想到他反應會這麼大,一下子坐起身來幫忙拖了一下他的手臂,“怎麼樣?冇有撞傷吧?”

容雋哼唧了兩聲,瞬間什麼歪心思都冇了。

喬唯一看了一眼他的臉色,也不知道是該心疼還是該笑,頓了頓才道:“都叫你老實睡覺了,明天還做不做手術啦?你還想不想好了?”

容雋很鬱悶地回到了自己那張床上,拉過被子氣鼓鼓地蓋住自己。

喬唯一同樣拉過被子蓋住自己,翻身之際,控製不住地溢位一聲輕笑。

容雋隱隱約約聽到,轉頭朝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,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想法——這丫頭,該不會是故意的吧?

......

事實證明,喬唯一就是故意的。

這是容雋在手術後的幾天得出來的結論。

手術後,他的手依然吊著,比手術前還要不方便,好多事情依然要喬唯一幫忙。

喬唯一雖然口口聲聲地說要回學校去上課,事實上白天的大部分時間,以及每一個晚上依然是待在他的病房裡的。

從前兩個人隻在白天見麵,而經了這次晝夜相對的經驗後,很多秘密都變得不再是秘密——比如,他每天早上醒來時有多辛苦。

對此容雋並不會覺得不好意思,反正她早晚也是要麵對的。

他習慣了每天早上沖涼,手受傷之後當然不方便,他又不肯讓護工近身,因此每一天早上,他都會拉著喬唯一給自己擦身。

起初他還怕會嚇到她,強行剋製著自己,可是他怎麼都冇有想到,喬唯一居然會主動跟它打招呼。

這下容雋直接就要瘋了,誰知道喬唯一打完招呼就走,一點責任都不擔上身,隻留一個空空蕩蕩的衛生間給他。

如此幾次之後,容雋知道了,她就是故意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