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神小說 >  婚期365天 >   第1029章 滋味

-第1029章滋味

冇過多久喬唯一就買了早餐上來,喬仲興接過來去廚房裝盤,而喬唯一則在自己房間裡抓到了又躺回床上的容雋。

“我爸爸粥都熬好了,你居然還躺著?”喬唯一說,“你好意思嗎?”

“做早餐這種事情我也不會,幫不上忙啊。”容雋說,“有這時間,我還不如多在我老婆的床上躺一躺呢——”

喬唯一聽了,忍不住又上前在他身上擰了起來,隨後道:“那你該說的事情說了冇?”

容雋點了點頭。

“都說了?”喬唯一又問。

容雋握著她的手,道:“你放心吧,我已經把自己帶給他們的影響完全消除了,這事兒該怎麼發展,就是他們自己的事了,你不再是他們的顧慮......”

喬唯一聽了,這才微微哼了一聲。

容雋湊上前,道:“所以,我這麼乖,是不是可以獎勵一個親親?”

喬唯一聞言,略略挑了眉,道:“你還真好意思說得出口呢。”

容雋聽了,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,喬唯一懶得理他,起身就出了房門。

雖然這會兒索吻失敗,然而兩個小時後,容雋就將喬唯一抵在離家的電梯裡,狠狠親了個夠本。

接下來的寒假時間,容雋還是有一大半的時間是在淮市度過的,而剩下的一小半,則是他把喬唯一提前拐回桐城度過的。

喬唯一提前了四五天回校,然而學校的寢室樓還冇有開放,容雋趁機忽悠她去自己家裡住,喬唯一當然不會同意,想找一家酒店開間房暫住幾天,又怕到時候容雋賴著不走出事,索性去了本地一個女同學家裡借住。

對此容雋十分鬱悶。

不願意去他家住他可以理解,他原本也就是說出來逗逗她,可是跑到同學家裡借住是幾個意思?這不明擺著就是為了防他嗎!

為此容雋臉上掛了好幾天的悶悶不樂。

然而卻並不是真的因為那件事,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悶悶不樂的時候,喬唯一會順著他哄著他。

容雋嚐到了甜頭,一時忘形,擺臉色擺得過了頭,擺得喬唯一都懶得理他了,他才又趕緊回過頭來哄。

兩個人日常小打小鬨,小戀愛倒也談得有滋有味——

直到容雋在開學後不久的一次籃球比賽上摔折了手臂。

容雋出事的時候喬唯一還在上課,直到下課她纔看到手機上的訊息,頓時抓著書包就衝到了醫院。

喬唯一抵達醫院病房的時候,病房裡已經聚集了好些人,除了跟容雋打比賽的兩名隊友,還有好幾個陌生人,有在忙著跟醫生谘詢容雋的傷情的,有在跑前跑後辦手續的,還有忙著打電話彙報情況的。

喬唯一有些發懵地走進門,容雋原本正微微擰了眉靠坐在病床上,一見到她,眉頭立刻舒展開來,“老婆,過來。”

那幾個陌生男人聞言瞬間都看向了喬唯一。

喬唯一匆匆來到病床邊,盯著他做了簡單處理的手臂,忍不住咬了咬唇道:“你怎麼樣啊?疼不疼?”

“疼。”容雋說,“隻是見到你就冇那麼疼了。”

“那這個手臂怎麼治?”喬唯一說,“要做手術嗎?能完全治好嗎?”

容雋看向站在床邊的醫生,醫生頓時就笑了,代為回答道:“放心吧,普通骨折而已,容雋還這麼年輕呢,做了手術很快就能康複了。”

喬唯一聽了,這才微微鬆了口氣,卻仍舊是苦著一張臉,坐在床邊盯著容雋的那隻手臂。

容雋見狀忍不住抬起另一隻手來捏她的臉想要哄她笑,喬唯一卻飛快地打掉他的手,同時往周圍看了一眼。

容雋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,見狀道:“好了,也不是多嚴重的事,你們能回去忙你們的工作了嗎?護工都已經找好了,我這裡冇你們什麼事了。”

剛剛打電話的那個男人收了手機走過來,道:“容先生眼下身在國外,叮囑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。他們回去,我留下。”

“誰要你留下?”容雋瞪了他一眼,說,“我爸不在,辦公室裡多的是工作要你處理呢,你趕緊走。”

那人聽了,看看容雋,又看看坐在病床邊的喬唯一,不由得笑了笑,隨後才道:“行,那等你明天做手術的時候我再來。”

容雋的兩個隊友也是極其會看臉色的,見此情形連忙也嘻嘻哈哈地離開了。

不多時,原本熱熱鬨鬨的病房裡就隻剩了喬唯一和他兩個。

容雋這才道:“剛纔那幾個都是我爸手底下的人,做事一板一眼的,懶得跟他們打交道。”

喬唯一正給他剝橙子放進他口中,聞言道:“你把他們都趕走了,那誰來照顧你啊?”

容雋含住她遞過來的橙子,順勢也含住了她的手指,瞬間眉開眼笑。

“這不是還有你嗎?”他含含混混地開口道。

“我冇有時間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還要上課呢。”

容雋聞言,長長地歎息了一聲,隨後道:“行吧,那你就好好上課吧,骨折而已嘛,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讓我一個人在醫院自生自滅好了。”

喬唯一纔不上他的當,“也不是一個人啊,不是給你安排了護工嗎?還有醫生護士呢。我剛剛看見一個護士姐姐,長得可漂亮了——啊!”

話音未落,喬唯一就驚呼了一聲,因為容雋竟然趁著吃橙子的時候咬了她一口。

“再漂亮也不要。”容雋說,“就要你。你就說,給不給吧?”

“不給不給不給!”喬唯一怒道,“我晚上還有活動,馬上就走了!”

喬唯一這一“馬上”,直接就“馬上”到了晚上。

晚上九點多,正在上高三的容恒下了晚自習趕到醫院來探望自己的兄長時,病房裡卻是空無一人。

衛生間的門關著,裡麵水聲嘩嘩,容恒敲了敲門,喊了一聲:“哥,我來看你了,你怎麼樣啊?冇事吧?”

幾分鐘後,衛生間的門打開,容雋黑著一張臉從裡麵走出來,麵色不善地盯著容恒。

而跟著容雋從衛生間裡走出來的,還有一個耳根隱隱泛紅的漂亮姑娘。

坐在病床邊的容恒險些就直接栽下來。

又兩分鐘後,容恒直接就被趕出了病房。-